小七闲

【官宣❤】就决定是你了!2018年LOFTER锦鲤!

包包包子铺!:

经过一轮和金主爸爸们讨价还价式的剥削拉赞助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终于可以正式开启这个全网史上最穷抽奖活动了!




本次活动在【点赞】【推荐】【评论】三项中,抽选 【1位 】天选之子幸运鹅,作为我们这个穷苦平台的锦鲤!只抽1个!!!!


即,你点推、点赞、评论,都有可能获得包子的垂青(并不用


礼轻情意重,请不要嫌弃我们!!




抽奖赞推评截止11月12日0点


抽取时间为11月12日12点后(拉取完数据并抽完为准)




——————礼物一览—————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由LOFTER官方提供——————


LOFTER官方提供 黄金沙雕认证 【2018年LOFTER幸运包】称号


LOFTER官方提供 网易杭州园区1日游(车马费自理)


 @包包包子铺! 零号机(自掏腰包)提供某宝广州酒家 速冻包子搭配 价值100元的礼包袋


 @包包包子铺! 初号机提供的优酷会员6个月


娱乐领域 @LOFTER娱乐主播  提供的签名照礼包(_(:з」∠)_这个比较玄幻,未必有你喜欢的,但希望能让你开心一点XD)


影视领域 @猎影人  提供的影视周边礼包


绘画领域 @提香  提供的艺术大礼包


设计领域 @少即是多 提供的耳机2个


美妆领域 @好物分享笔记 变美礼包1个


乐乎商城 @福利市集小秘书  提供的保温杯和颈枕


LOFTER市场部提供,价值人民币30w元静态开屏一天,os:是的我们的开屏真的这么贵,不贵怎么给服务器续费?(展示时间24小时,日期需另外协商,不与原有活动冲突)


LOFTER设计部&技术部 提供定制【合集封面】1个,并署名(锦鲤ID)加入合集封面默认池中(需符合平台规定,拒绝黄赌毒,辱骂催坑等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由LOFTER的小伙伴们提供——————


网易考拉ACG站    提供的刀剑乱舞挂件一盒


逆水寒同人姬   提供的《遇见逆水寒》桌垫X2(男女各1款)


遇见逆水寒官博 提供的《遇见逆水寒》游戏内5000红尘


楚留香手游 提供的楚留香五大门派“刀剑纵横”金属书签礼盒*1,游戏内感受速度与激情的急速震颤坐骑“溪桥客”(小毛驴)*1


 @网易第五人格  提供的火箭棒抱枕1个


《食之契约》手游 提供,任意角色透扇x2,任意角色发箍x2,联动酣畅菲力牛排一份(真实的可食用的就是你吃过的西餐厅牛排,共6片)


kinbor 提供的价值399元文具大礼包


《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》提供,超大鼠标垫1个、任意角色T恤1个,徽章1套(全员安排!一共9个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由LOFTER的太太们提供——————


【以下奖品考虑到太太们的时间安排,兑现时间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】


 @𖥓  太太提供的【由你提供CP/角色,本人在外网找一篇词数小于5k的文来翻译】


 @林朵   太太提供的【包子造型的抱枕】1个


 @臭鱼干  太太提供的【英文5000单词以内的cp文翻译】(需锦鲤本人要到翻译授权)


 @千川s  太太提供的【定制头像】1枚


 @梓默非雨 太太提供的赞助点梗:作品《一年生》cp:KA,设定随意点,字数:一万+(兑换条件:锦鲤是一年生粉)


 @穆寒  太太提供的【《九州飘零书 商博良》】X1本


 @豆花花花  太太提供的 【幼儿园画风头像】X7个(一周7个不重样!)


 @华胤  太太提供的【黑塔利亚任意角色插画】X 1张(限单人,限黑塔利亚)


 @迟长夜·维和部队  提供的【《少女歌剧》迷宫组同人文】X1篇,字数随缘3000起步支持点梗;或【《VC》言绫同人文】X1篇,字数随缘3000起步支持点梗。如果对这两对cp不感兴趣可以换成steam上购买游戏《妄想症Deliver Me》或者《中国式家长》


 @开异  太太提供的Q版二次元同人头像X1个(不限作品)


 @奶香鸡胸肉  太太提供的【《全职高手》任意cp,除(BG向)文】X1篇,字数5000-10000字+【气味图书馆的香水礼盒套装】1套


 @甘草糖  太太提供的【ob11自制小衣服】X1套,元旦出新





  • 所有奖励中奖人皆可选择性放弃(但不可分开转让给他人(即我们只收取一次获奖人收件地址)


  • 考虑到安全问题,不接受食品类奖品赞助





(奖品追加中,欢迎赞助商太太们联系我们。追加奖品请私信包子铺,在评论里写我们未必能看到!!!!!)



云亮婴儿车
评论链接

缘(二)

路白还在纠结自己那晚右颊是否染了血,张凌便来暗香寻他了。一见面,路白问有何事能相助,张凌只说自己有麻烦,求在暗香避一阵子,其余的不愿多说。路白也不问,在暗香僻静的地方给张凌寻了个住处,毕竟一袭僧袍在暗香还是挺扎眼的,人少的地方是非少。

路白念张凌是出家人,饮食不便,就经常携些素食去找他。一来二往,两人也相熟了。一日佳月,路白拿着个素食盒,携着一壶佳酿又去找张凌了。

“这酒是上好的梨花酿,可惜和尚你喝不了,不然真该尝尝。”路白为和尚要守戒大为可惜,一边摇头一边又是一杯酒下肚。张凌也只是静静地听他谈天说地,听他说前几日替师姐收拾了几个登徒子,听他说去了趟华山冷的浑身不自在,听他说不好好练功的师弟被他教训了一顿……张凌只是笑着点点头,在路白酒杯空了的时候给他满上,偶尔夹几箸菜。

一壶酒禁不起喝,没多时就快没了,路白半醉半醒,几分酒意催长了好奇心。“和尚,你究竟有啥麻烦,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!”张凌笑着握住路白举着酒杯的手,就着路白的手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“贫僧破戒了,被逐出少林,没去处了。”

张凌的举动让路白酒醒了一半,举着酒杯不知所措。“贫僧破了情戒,至于酒戒,刚刚就着路少侠的手破了。”张陵笑得温和,点漆的眸子盯着路白,笑意盈盈。路白突然觉得有种不可言明的氛围笼罩上来,他讪笑着说着醉了醉了,急急忙忙回了自己住处。

后来路白想起那晚,总是挠着自己脸,啐一句“秃驴!” 不过这件事后,路白很久没再去找张凌。直到一天,路白正在自己屋子修理刀具时,张凌来访了。

“那夜是贫僧唐突了,还望少侠不要介怀。今日寻了些上好的佳酿,特来赔罪。”路白放下刀具也不再纠结,接过酒,直接喝了一口,确实好酒。清冽的劲头像吸了口冬雪天的寒气,然后又腾起热浪,就像冬日抱了个暖炉子。“好酒,来坐。”招呼张凌坐下,路白有些纠结要不要给张凌添一杯,有些犹疑地开口:“……和尚,你是真的不守戒了?”张凌笑着把酒挪到自己面前,给自己斟了一杯。“破了的戒,不必再守。”路白还想说点什么,但看着张凌把酒一饮而尽,便感到一种豪气,也不再多话,只和他把盏言欢。这次张凌话比以往都多,他和路白谈他小时候,谈在少林的生活。路白听着,第一次觉着面前的人有了活气,仿佛隐隐约约听到的乐声终于寻到了弹奏的乐者。

讲起少林的时候,张凌告诉路白其实自己并未受戒,路白一惊,问道:“那你还说什么破戒?”张凌笑笑,“破的是心中的戒。”路白一时听的有些糊涂,只好举起酒杯碰了张凌的杯子。“无论如何,不辜负良辰美酒最好。”饮罢,路白又问及张凌以后的打算。张凌说先寻人,寻到人就听那人的。路白笑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,张凌不语,又饮了一杯酒。

“我可受不了束缚,我就想去看看山水,与美景对酌,最是逍遥自在。”

“那我就随路少侠一起云游去。”

路白闻言大笑“和我,岂不是辜负佳人啦?”张凌不语,只是凝视着路白,然后缓缓喝了一杯酒。

自从张凌告诉自己破戒后,路白觉得和他亲近不少但又感觉说不出的别扭,大概他老是盯着自己不说话,又或者一个人突然转型让人觉得不适应?路白左思右想,想不透,干脆不再纠结。路白也几次问过张凌,所寻之人在何处,张凌说不知,得随缘。问不出个所以然,路白也就作罢。只是说的云游,时机到了,路白打算出发,前去辞拜,张凌竟也收拾了东西打算同去,两人就这样一同上路了。

缘(一)少暗

若不是张凌每天早课的时候要念经,路白几乎都怀疑他是哑的了。无论路白说什么,张凌做的最多就只有点头或者摇头,若是路白不管不顾地吵闹,张凌就会用手覆在他唇上,沉声道:“阿香,静心。”这种时候,路白都会一把打开和尚的手,顺便把围巾往上拉到遮住半脸,嘟嘟囔囔地骂一句“秃驴。”张凌倒也不管他,只是收起手,将环在手腕上的佛珠一拨,念一句阿弥陀佛。

张凌是从小就在少林长大的。但把小小的他送到少林的人就是少年时的路白。那是路白第一次接任务。当路白寻着线索追过去的时候,恶人已经动手了,路白从他身后落下,一刀取命,干净利落。恶人倒下后,小孩看见了脸上沾了血的暗香。路白与他对视一眼后,转身收刀欲走,结果就被抓住了手。路白回头看着小孩,抽了抽手居然没抽出来,索性蹲下来和他平视。

“小孩,放手!”
“……”
“啧,我没好地方送你去。”
“……”
“呃,小孩,你不会说话吗?”
“……”

面对死死抓着自己手不放还不说话的小孩,路白束手无策。总不能带回暗香去吧?虽然师姐们应该会挺开心的,但自己所在之处终不是平静之地,况且小孩家门被屠,若随自己回去定是一心念杀,执念难消,还是带去安稳点的地方好。左右思量之后,小孩被路白带去了少林。在顺利拜托少林掌门后,路白对着依旧不肯放手的小孩犯了愁。灵机一动,路白取下了自己兰花发带,绕在了小孩手腕上。
“小孩,我必须要走,但不能带上你,若是日后你还记得我,可以拿它来见我,我不会忘记你的。”路白未曾想自己的一诺就注定两人今后的缘分。

“今天是你第一次出任务,还顺利吧?发带怎么不见了?”大师姐看着自从回来就有些晃神的路白担心道。“一切顺利,发带就是不小心掉了,谢谢师姐关心。”路白收拾了心思,才想起拿条新发带束了发,转身又去帮师姐们忙活去了。

时光如梭,日子流水般地过去。路白在大大小小的任务历练下越发成熟;小孩也从小秃驴变成了大秃驴……不,大师。但确切来说也不对,因为少林掌门念他尘缘未尽,并未让其受戒,只是叫他随着练功进修罢了。

路白又一次接到任务,是一次暗杀,目标是一位皇亲国戚,拆散了一对苦命鸳鸯还逼死了新郎的爹娘。可恨权势摆在那,平头百姓告通天也奈何不了。新郎左右无法,寻上了暗香,以性命相抵只求爹娘大仇得报。路白在顺利取了目标的性命后遇到了点麻烦,护卫像甩不掉的尾巴穷追不舍。即便路白轻功不错,也还是被四面八方的追兵赶得有些吃力。就在路白以为走投无路之时,忽然有人一把将他拉进一间偏屋。

还未来得及把刀架上对方的脖子,就被对方捂住了嘴。“嘘!”那人在暗香耳边示意他噤声。路白安静没动,注意到那人手腕上的佛珠和屋子里淡淡的檀香——莫非是个和尚?

没过多久,哒哒的脚步声从门前而过,路白心知这人救了自己一命。脚步声过后,身后人也松了手。路白转身,看见对方确实是个身着素白僧衣的和尚,眉目清朗,倒像个正经和尚,只是目光灼灼让路白被盯得有些不自在。

“在下路白,大师今日之恩,没齿难忘。”路白拱手相谢。未料到这和尚竟突然伸出手抚过路白右边的颧骨,路白被惊得往后一缩,差点举起了刀。

“沾上血了。”和尚说着,主动向后一退,躬身道:“贫僧张凌,今日不过举手之劳,少侠不必记在心上。”张凌的话让路白放下了警惕,再次谢道:“大师之恩,路某今日无以为谢。大师以后无论有何需要在下出手相助的地方,尽管来暗香寻我便是。”张凌闻言,微微颔首示意,“追兵估计已经走远了,少侠尽快动身吧。有事,贫僧自会去寻你。”

路白点头,推开门,看左右无人便出了门,回暗香去了。

车车车   抱歉抱歉 刚刚那个错误有点多 我删了重新发 破三轮 暗武 。。。

【脑洞】我深爱的秋生

我第一次见秋生就是在秋天。她站在一片银杏林里,穿着黄褐色毛呢长裙。她背对着我,但她瘦削的身形依然向我诉说着她独特的美。风把她刚到锁骨的头发吹得有点乱,但除了头发和裙摆在飘之外,她完全一动不动。我怀疑她可能是某棵银杏不小心变成了人。我不敢说话,连呼吸都压得很轻,她是夹在书页中的一片银杏叶,稍稍用力就要碎了。
就在我注视着她的后背时,她突然转了过来。她的眼神就那样直直地射进我的眼睛让我心里一惊。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了。可她那么美啊,她的眼睛像无波的清潭,她陷下去的眼窝就像两瓣玉兰,她薄薄的唇抿着仿佛藏了不少诱人探索的秘密。我被她看得有点窘迫,我是一个偷窥了美的贼,怎样才不至于冒犯呢?
可我没想到,她就站在那,笑着对我微微颔首后便转身打算离去。
“等等!”我急呼,那一刻想到与她可能从此不见的恐惧居然打消了我所有顾虑。
她转身,依旧是那种仿佛立于另一个静然世界的姿态。啊,她那么通透,她肯定看穿了我,我不过是个小偷。
“我叫秋生,你呢?”
她宽恕了我!我乘着孤舟在湖中寻不到方向的时候,她轻轻一推,我竟然就抵达了岸边。
“我、我、我叫.....”

【脑洞】醉酒的小可爱

小孩背着我偷偷喝酒了。我刚进门就闻到了淡淡的酒味,但是小孩正襟危坐地待在沙发上,我想我就不揭穿她了。她眼睛亮亮的,像倒映了星星的湖,一转不转地盯着我。她总是喜欢在使了点坏之后扮得一本正经,搞得我总舍不得去批评她,因为她实在是可爱得要我命。不知道她喝了多少,酒早就被藏起来了,我只看得见她的脸、耳朵再到脖子都晕染着红,像晚霞,透着诱人的清纯。
“回来啦?”
“嗯。”
我换了拖鞋,慢慢地渡到她面前。每往前走一步,我都感觉到氤氲的酒气更浓了一点,我也觉得有点热了。在她身边坐下,我拨了拨她的头发。
“今天你特别可爱。”
“真的吗?嘿嘿”
她笑着眨了眨眼,有种小计谋得逞的得意。我只注意到她的唇,尤为红艳。我怀疑她不是喝酒,倒是偷吃了我昨天放进花瓶的红玫瑰了。靠近了她,我才嗅到一股薄荷糖的清新味道。我心里忍不住笑了,这小孩是越来越精明了。
“今天上课累吗?”
“累,总盼着见你。”
她嘟着嘴,耸了耸肩,眼睛乱瞟了一阵,突然转过来注视着我。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,但她那么看着我,我心跳倒是越发快了 。
“那我允许你亲亲我。”
啊,我的命都给了她。她嘴唇烫烫的,让我仿佛也在冬日喝了一壶烈酒,一团火就从心里烧起来了。
(天呐 我写不下去了 求求老天爷给我一个女朋友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