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七闲

(百合)刺客(一)

感到一阵疾风,徐白还未来得及动作,脖颈就触到了一片冰凉。

“别动!”开口,是一个女声,声音冷冽得就像抵在徐白脖子上的刀刃。

“女侠,有话好说。”徐白尝试着挣了挣被擒在身后的手臂,结果换来对方更用力的钳制和更往深压的匕首,徐白便放弃了挣扎,小心翼翼地对付起来。对方一言不发,抓着徐白手臂的手上下摸索一阵后,刀尖带着些迟疑地撤离了徐白的脖颈。

“不对...你是女的?”对方语带疑惑,更加用力地握住徐白的手腕,“你就是女的!你不是刘元,你到底是谁?”抓着徐白手腕的手往前一推,松开了徐白。徐白转身,发现对方不仅一身黑衣,鼻唇也掩在一块黑布之下,只剩一双眼睛,目如点漆,在黑夜里微微发光。徐白知道自己的女扮男装是再难演下去,干脆用自己的原声说话,开口是略微低哑的女声。

“我确是女子,不是刘元,你又是何人,找他何事?”对方上下打量了徐白一番,看徐白神色自若,知其不是泛泛之辈,干脆把自己此行目的告知。“我是何人不重要,找刘元自是取那狗官性命。刚才多有冒犯,阁下可知刘元去向?”徐白见对方仍是警惕,不愿透露性命,也不再纠结于此。“巧了,在下也是此愿,只是女侠来晚了一点,但请女侠过来一看。”徐白引着黑衣人走向床边,把床板往上掀开,只见那刘元躺在床底,已是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。

“阁下动的手?”

“自然。这种满脑肥肠的人,杀起来倒是毫不费劲。在下徐白,现在可以请教女侠姓名了吗?”徐白拱手作揖。

“女侠一名不敢当,在下秦轻染。”说着,轻染抬手揭下了面纱,清润的长相倒不似声音那么冷漠。徐白笑笑,思量片刻开口道:“人生如画,轻染即可。确实好名字。”轻染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名字,心里一动,侧过头避开了徐白的视线,喃喃道:“徐白..嗯...徐白也是好名字。”徐白见她羞涩,又想到她之前还把匕首抵在自己脖子上,心里感觉奇妙,随即笑出声:“好名字,我们都是好名字。”轻染听出徐白语中调侃之意,更是窘迫,把头低下去似乎想找地方躲起来。

笑过,徐白又正经问道:“姑娘,要杀刘元,是自己的意愿还是受雇于人?”

“受雇于人。”

“敢问雇主是?”

“这......”

“啊,姑娘要不便讲就算了。”

轻染思及刘元已死于徐白之手,也放下了顾虑。“雇主是百语楼叶诗语。”

“果然!”徐白仿佛早有预料,这倒是让轻染出乎意料:“怎么?”

“姑娘有所不知,叶诗语正是吾师。想必是担忧我在除掉刘元的途中出什么意外,才会邀姑娘出手。我想她怕是没料到要不是姑娘洞察明细,我倒是要交代在这。”轻染清楚了原委,又想起自己刚才差点误伤了徐白,瞬间心中愧疚不已。徐白见她低头不语,眉头紧锁,便知她又在想之前的事,于是出声安慰道:“不说那些了,我现在不是好生生的在你面前吗?话说一开始姑娘是如何识破徐某身份的?”

“啊,那是我家祖传技法,通过骨相辩人男女。因为秦家有不成文的规定,不杀女子。所以我们在杀人前都必须学会识人男女。”轻染被徐白转移话题也随之转移了注意力,眉头终于舒展开来,又是一副清秀俊俏的好模样。

听了轻染的话,徐白一挑眉:“不杀女子的规定倒是新奇,以骨辨男女倒也是传奇。”

忽然,门外一阵骚动,想必是真正寻刘元的人来了。轻染情急之下,拉着徐白的手臂施展轻功便把人带了出去。门外的人敲门不应,破门而入只见刘元躺在床底暗格中的尸体,一声尖叫便乱作一团,谁也没注意到从窗而逃的轻染和徐白。 


评论

热度(2)